“还没到家,张庆文就打电话问我,兄弟你咋报警了?”王华对新京报记者称,当日,张庆文跑到他家下跪,哭着说答应还钱。当时,“经侦科民警给张庆文打了电话”。王华称,民警并没有给王华出具受理回执,之后也没了声音。

2018年12月31日,像何冰一样,王伟连续收到4条润昌农商行的催收短信,其中三条是他担保的贷款和一条他的主贷,都是逾期。之前,王伟每月仅收到一条主贷逾期的信息。他特意电话问询润昌农商行一位朋友,得到与张庆文一样的回答:“系统升级导致”。